正北方網 > 文化 > 悅讀 > 正文

與詩相伴 其樂何如

作者: 責任編輯:何娟 2019-09-19 14:59:53 來源: 北京晚報

墨西哥詩人奧克塔維奧·帕斯的這首詩《生活本身就是閃電》被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小學卷第3冊收錄。選編這一冊的學者冷霜在分享會現場朗讀這首詩時,相信在場的聽眾們也體會到了有如閃電的詩歌之美。

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的舊版是于2010年出版的《詩歌讀本》,一共六冊,同樣由北京大學教授錢理群、洪子誠主編,并由長期從事詩歌教育和研究的學者擔任各冊分主編?!对姼枳x本》自2010年出版后,受到了讀者的歡迎,也收獲了一些改進的建議。重版緣起自前年,親自編選過《給孩子的詩》一書的詩人北島在拜訪錢理群教授時,二人一拍即合,商討出了重版《詩歌讀本》,即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的構想。近日面世的是其中的3冊小學卷。

與舊版相比,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的改變主要體現在分卷的設置上:原先的學前兒童卷、大學卷和老人兒童合卷在新版中被移除,內容變得更加集中,由小學卷3冊、初中卷和高中卷組成——從中可以看出新版本對小學兒童讀者的格外重視。

第二個大的變化是對選錄、解讀的作品做了調整:原先是新詩和舊體詩詞兼顧,如今改為僅收錄新詩,也包括用現代漢語翻譯的外國詩歌作品。編者解釋說,這樣的調整并非意味著古詩不重要,恰恰相反,古典詩歌是每一個中國人寶貴的財富。只不過,新詩在詩歌教育中一直被重視得不夠,而古詩的出版物還是相對較多的。

小學卷的編者之一冷霜表達了參與這項工作體會到的興奮感。多年來,他在詩歌寫作和研究中收獲了許多快樂,在大學里開設詩歌課,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把這種快樂傳遞給學生。不過,他也發現,由于一些學生沒能在更早的時候接觸到詩歌,他們對詩歌已很難產生興趣或者說敏銳的感覺。因此,冷霜一直懷有一種心愿:希望現代新詩能在讀者更年輕、感受力最豐沛之時被接觸到。

但是,編者們也紛紛表達了在具體編寫過程中遇到的困難。冷霜把選詩比喻成在海邊挑選貝殼;小學卷第1冊的編者牟堅也說,這些詩是她“一首一首撿回來的”。為編選本套詩集第一次召開會議的時候,出版方曾希望編者能拿出具體的時間表。牟堅拒絕了,她的理由是:“我是一個孩子的母親,教孩子一首詩,必須要有充足的理由——為什么要把這首詩拿到孩子的面前。”對此,有人表示不解:好詩那么多,選一些給孩子的詩應該不難啊。“不,我不選的好詩,也要有理由為什么不選它。”牟堅很堅定。

“好詩有很多。但詩歌的好、詩歌能給孩子帶來什么樣的心靈反應,這是兩回事情。”對牟堅而言,比起詩歌本身,她更看重的是詩歌對孩子的心靈作用。“詩是有時代的,現代詩歌有很多非常好,但所描繪的可能是悲傷、頹廢。給兒童的詩要陽光、正向、心態積極,為他們種下好的種子,因此非常難選。”牟堅還說,有些詩作,與其說自己是選給孩子的,不如說是選給家長的——這個時期家長實際左右著孩子的理解和成長方向。

為挑選到最閃亮的“貝殼”,編者們翻了很多詩集和選本,同時還要考慮到小學讀者的識字量和理解力。他們發現,要挑出真正適合小學生閱讀的詩歌,確實非常不容易。有一次,冷霜翻完了一整本兒童詩集,發現真正符合他的要求的詩只有一首。至于《生活本身就是閃電》,原先替代它的作品其實是海子著名的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。但冷霜總覺得,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“不那么適合五六年級的孩子來閱讀”,直到發現了《生活本身就是閃電》,才算“挑到了合適的詩”。

“我的孩子總是問我一個困擾了他很久的問題。”冷霜說,“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無邊無際的東西?”孩子們總會對“無限”產生興趣,總在想宇宙之外有什么。通過選擇這首詩,冷霜想告訴孩子們的是:雖然人類的生活在宇宙中轉瞬即逝,但有意義的生命就像閃電一樣耀眼。他希望孩子們能明白,有限的生命也具備獨一無二的價值。

冷霜還提到了自己挑選作品的標準以及對詩歌和兒童關系的再思考:兒童詩不應是現代詩中比較“低級”的一個門類。它們應從文字層面和表面意涵上說,既能為兒童所接受,在現代詩歌最基本的標準上來看又是一首好詩。

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小學卷第2冊的編者李憲瑜認為,中國孩子從小接受的詩歌教育以古詩為主,現代新詩不是那么多。原因之一可能是大家覺得現代詩比較長、不押韻,不適合給孩子看。但這次選編給孩子的詩歌讀本的工作讓她對學科、新詩、文學教育甚至親子之間的交流都有了新的看法:“一開始我選詩的時候首先會想到顧城等詩人,但后來發現早期的新詩,如錢玄同、周作人的詩,孩子們在讀起來的時候可能并沒有我們想象得那么困難。早期新詩的那種活潑、清新、稚拙的風格,與早期白話詩歌語言在今天的再度‘陌生化’,恰好與這個學段的孩子頗為相宜。”

你站在橋上看風景,

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。

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

你裝飾了別人的夢。

卞之琳這首創作于1935年的著名的《斷章》,若放在大學的講堂里講,往往會被講得很高深。李憲瑜則試著從另一個角度看:這首思辨的、哲理的詩,同樣也是一首游戲的詩。“如果一個孩子來畫這首詩,會怎么畫?在做游戲的過程中,也許孩子們恰好就能無意命中這首詩核心的部分:相對關系。”

盡管與舊讀本相比,《未名詩歌分級讀本》有了不少變化,但為孩子們選編詩歌的宗旨始終未變。錢理群教授曾在舊版序《讓詩歌伴隨一生》中提到“詩教”的重要性,強調了詩歌對提升、凈化人的心靈的作用。一位中學老師馬小平也曾如此闡述為什么人類需要詩歌陪伴一生:“人生活在兩個世界里,首先我們生活在現實世界里,生活在一個世俗化的世界里,生活在一個充滿著丑陋和污濁的世界里。但這絕不是生活的全部。我們每一個人還擁有另外一個世界,那是一個意義的世界,是一個詩意的世界。”相信正是懷著同樣的心情,錢理群教授最后真誠地感嘆道:與詩相伴,其樂何如!(曾子芊)

聲明:

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

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手游麻将外挂